我不知道该唱什么

作者:我不知道该唱什么 发布时间:June 11, 2013 16:20:08 分类:points

曾经一度想做个调查,内容是有多少人有过活着是为了什么这个问题,文艺点的说法可能是思考过人生的意义没有。如果思考过,又是怎么思考的,又有什么结论没有呢?
我特别想知道这个调查结果的比例,虽然折腾半天只是出来一个数字,而我拿到这个数字可能也没有任何具体可操作的事情。

触发这日志产生的直接原因是刚刚换了个环境。根本原因可能是自己做事的一个习惯,就是reasonable。任何做的事情都应该有去做它的原因,但是我觉得不但需要知道有原因,还要知道原因是啥。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做事情没按照家长所说的去做,就这个问题和父母争论,我的理由是事前只是告诉我这么做是正确的,但是没有告诉为什么需要那样去做,所以我就按照我自己的想法去做了。

这里很奇怪的一点可能是:人们一般的行为都是*先*有一个这样做的原因,进而导致了这个行为。这种时间相关性好像是必然的,那为什么会出现如上先有行为再较真为其找原因的情况呢

关于动因和行为
关于活着的动因
关于如何活着
关于学习的方法论
关于成熟
关于爱情
关于争论
关于过去
关于陌生人
关于学计算机的
关于写日志

  • 关于动因和行为

  • 人的社会性或者一些物理性质导致了可能情况并不总是如此发生的:包括协定、规定、人情世故等等“不可抗”因素,或者潜意识驱使。一个躲在明处你却没发现的例子可能就是,你曾经决定过你要开始“生活”/“生存”了么?这些可能就会导致我们在为自己正在进行的行为找原因的情况。
    不止是生活本身,人们因为其社会性也存在很多微观层面上的无主观动因的行为。极端地,心理学上有个“认知失调”的现象,说明不但人类的态度、看法能够影响其行为,人们的行为同样可能会影响自己的态度/看法。

  • 关于活着的动因

  • 马斯洛曾经提出过需求层次理论来总结人们需求的层次,但是我的想法是人或许不是为了不断满足自己需求而活着的,我想“需求”的意思是,为了达到某目标,我需要首先做到什么。目标是我们的目标,而需求往往是因目标而被圈定的。需求是为了达到目的而服务的,所以我认为照着这个金字塔一直一直往上爬不是我们的目的。

    现在咱们活得明白么?不明白,那先活明白了再说。所以我认为一个意义就在于,寻找生活的意义。这种递归解释感觉很流氓。

    一个显而易见,并且经常被人提及意义的是:在自我实现的过程中,为推进人类发展进程贡献力所能及的一份力。

    前几天在weibo上看到高盛ceo在一次大学毕业典礼演讲时候说“不可预见性是生活最伟大的一点”。

    这个blog的名字是“而生命 却是应该被体验的”,总得来说,我觉得这是生活中无论如何不能忽视的,我这辈子就靠这个活着。而加“却”这字,肯定是代表了某些不一致。
    包括在麦当劳品尝的甜筒、遇见并翻越的坎坷。这样的说法不太对,更正一下:在麦当劳品尝甜筒、遇见并翻越坎坷、抑或是我们追求人生意义的过程。
    体验即过程,以及在过程当中我们收获到的认知 。
    如果没有后半句“以及收获的认知”,我想那仅仅叫经历,而不是体验。“体验你所经历的”,是经历之所以能称之为财富的原因。

    这并不是说我们的人生是过程导向的,我们的过程是为了达到“经历过程”这个目的,所以“当个恶人”这种经历不应该被提及,这里无意讨论什么是“恶”,一些道德相对主义者基于以上想法可能会认为任何经历都应该有权利去选择,包括通常意义上的“当个恶人”。
    看了阿甘正传中的丹中尉,有些人我认为是Live for die. 这句话不是为了看上去两个矛盾的词堆砌在一起很炫而写出来的(我认为现在很多文字的意义就止于此),他们的生活是为了一个die的时候的一个状态,就目前科技水平和常规经验来看人无论无何都会有死。但是死和死不一样,带着一身实践了自己价值观的经历而离去的状态是他们的最终的目标。这种状态是需要人生当中的经历种种过程来达到的。

    用这句话说自己一生的意义,我觉得并不简洁,它更像一句废话,因为这句话简单地把原来的复杂程度转嫁到了“认知”这个词上。感觉也很流氓,但是无论如何,它也包含了一个简单的观点。

  • 关于如何活着

  • 既然是对我们所经历的进行认知,即我们应该欢迎或者争取各种各样的经历,包括坎坷或苦难。这里一个应该被提及的应该是观察力,细心观察,以及快速的联系能力。
    然后主要矛盾就在了“认知”上面。



    上面是苹果广告《Think Different》。
    人的生物学学名叫智人,在生物学分类中的”人属“最大的特点是脑的发达,而提供精神活动主要支持的地方即是大脑。
    所以我想人的最宝贵的能力就是思维了吧。它是奇妙的,不管是我们在生活中发现思考的对象、我们去思考它的方式、我们思考得来的成果。
    这三个过程可能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发现的东西、思考的方式、最后所得的结论。
    我想这就是认知的过程。

    所以我们活着就是应该不断地尝试接近我们的目标,那得不断经历+思考,并且不断地尽量做到更”好“的经历,更好“好”的思考。这样表述也很流氓,把复杂性都转嫁到了“好”上。

    更多的经历听上去不是那么容易做到,其实尝试提前/推迟一些时间上/下班,或者尝试不同的路线,这些都可以带来一些新的东西。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和蝴蝶效应似的,这些不起眼的小改变的决定可能改变一生,比如走另一个路线就恰好遇到一个富二代美女然后就结婚了,或者同样可能是一些听上去不是很美好的事,比如交通事故等等。

    关于上面苹果的广告,我觉得different不应该是思考的目标,也不应该是刻意学习的思考方式,而是思考的可能得到的着手点或者结果恰好是与众不同的。否则一味的标榜different有可能导致为了“不同”而“不同”,偏离了本来的意图。总得来说我觉得think different不应具备操作的指导意义。

    之前看过陈丹青的一个采访,他说“搞艺术的工具不重要,工具只是在变化,总是在变化。重要的是你感到什么,你想说什么,你怎么说。”
    我想如果把最后的两个“说”改成”表达“更好一些,他既画画 也写小说。
    所以我想我也许也可以称作一个艺术工作者,我只是在“感到什么”,可以叫“非传播型艺术工作者”。
    只要你在感受“美”,在表达自己对“美”的理解,那么大家都是艺术工作者。

    一个人的个性、原则和价值观不是学习来的,而是自己主观上感受进而渐渐形成的。

    认知的学问也许太大太复杂了,以至于它成为了一个夸领域的交叉学科“认知科学”。
    所以作为一个当了十几年的资深学生来讲,我想我也就只能对学习这个事情有些想法了,吸收外部信息,并在大脑中进行某些精神活动。

  • 关于学习的方法论

  • 任何时候,我觉得回归本源都是一个不错的方法,事物发展到一定程度,这过程中的一些其他的边缘需求致使事物在不断进化,导致了初来乍到的我们看着纷乱的表象完全摸不清头脑。而事物最初的形态最原始最简单,其直指最原始的动机,因而最能揭示事物的本质。
    本源可能是一个很神秘的词吧,特别是谈到宇宙的源头。

    笛卡尔提出的“我思故我在”,便是从〇开始,梳理这一切发生的根源在哪。除了思考,即便是我们现在正在敲击的键盘,也有可能不是真实的,我们的感知全部都是基于大脑对于化学信号的处理,可以参见“缸中之脑”(http://zh.wikipedia.org/wiki/缸中之脑)。

    另外的,对于一个事物 有关它的历史永远都是很好的教学书。通过尝试理解它的发展过程,包括各代的演化、在面临分叉路口时的选择等,我们还可以了解到这个事物所尊崇的哲学、以及相关的生态环境。
    这其实也是在践行reasonable: 任何的事物都不是凭空发展出来、发展成现在的样子的,人们做出的行为均事出有因(即使是不可抗的非主观因素)。
    最初发起这个事物的人对其本质会有较深的认识;参与事物设计与决策的人对这个东西的认识会很深入。我们可能没有幸去亲身参与每件事物的发展,但是我们却可以带着我们的思想去历史转一圈。

    认识事物的本质是应该是我们去尝试认知的最高目标。我觉得尝试理解本质的过程当中,一个很重要的动作就是归纳总结。有人说某某方面的知识很多很杂,没法记忆,学了这个忘了那个。我觉得归纳总结的过程,就是寻找事物内在共性与联系的过程,这其实就是在深入本质,当我们找到了两个看似不相干的事物的共性的时候,会发现,其实这两个事物道理是一样的。就像我们学习数学或者物理定理的时候,我们学到后面,发现前面的a定理其实就是b定理的特殊情况(例如一个或多个系数等于0),这样其实两个定理就是一个定理。

    将看似毫不相关的事情,通过统一的表述来进行一般性的描述,可能是达到某种认识深度的标志。

    在易经和道德经中,有提到关于“道”的论述,“形而上者谓之道 形而下者谓之器”、“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人类一直在寻找是否存在那个普适真理。

    古希腊的学者们一直信奉着躲在事物背后的规律肯定是极其简单的,这个观念甚至会影响他们的判断以及在两种理论当中作出的选择。但是我们有些时候并不能把一些事物简单的作出一些归纳总结,上层所添加的细节或者群体性可能带来了新的甚至更高级的特性。这可能和“还原论”和“层展”之间的争议很像,不过不管怎么说,如果可以归纳的,那么作出归纳肯定是好的。有些时候,发现对于一块知识,如果不能有效的将他们分类归纳成一个体系,或者觉得某两块东西间应该有啥联系却没发现时,会觉得对这块东西很不自在,怀疑是不是没理解透彻,可以叫一种洁癖了。

    当我们能把纷杂的知识归纳到一个统一的框架/体系的时候,我们可能就少一些同一领域知识很杂的疑惑了吧。

  • 关于成熟

  • 维基百科中“心理学”这个词条中写着: 心理学研究涉及知觉、认知、情绪、人格、行为和人际关系等许多领域,也与日常生活的许多领域——家庭、教育、健康等发生关联。
    “心智”这个词条写着:心灵或心智(英文:Mind)一般指:来源于脑,由思维、知觉、情绪、意志、记忆和想象組成的理智和意识層面。

    人们在生活中两件很重要的事情可能是 : 行为 , 想法。
    我想成熟就是指的是这两方面都做得更好更有经验一些吧。
    或者行为,或者想法,保证两者之一在路上前进的脚步吧。

    “想法”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宏观地决定了人的行为;
    ”性格“可能会影响一些做事细节或者方式;
    “意志力”可能影响着人们对其想法的执行程度。

    我想以上都应该算作可以变成熟的一些方面吧。
    又说到了更”好“的去”想“ ,这个流氓的说法,”更好“的意思我觉得可能是想的角度或者深度。我举两个不知是否合理的栗子:
    比如在某个年龄段我在看学生跳楼的事件时,当时并没有想到有关责任的方面;(这个例子是自己举的)
    比如在某个为了说明种族歧视而发布的每种族平均收入的数据,这其中其实没有考虑到每个种族的平均年龄、每个种族在地理位置上的分布等情况,而这都会影响到平均收入,而非种族差异本身。(这个例子是从别处拿的)

    一些想法可能最后就形成了自己的原则和价值观,会在宏观上影响你今后的行为。我想这也是成熟的一个表现吧。

    我忘了在哪看到了说性格是先天决定的,但是我觉得这不是很对 。性格应该是和经历紧密有关的,会因之改变。

    一提成熟,好像“稳重”这个词就会顺口跟着蹦出来。可能是因为语文水平的问题,我现在想不起来这个词是针对什么方面的形容词,
    但是我至少敢表态的是稳重绝对不是一个人的语言特点,也不会是说话的行为特点。

    之前看一本关于行为经济学的书中的一个实验 ,结论是人们在某一种“情感状态”下是不容易揣测自己在另一种“情感状态下“的思想行为的。 实验中测试用的具体”思想行为“是对性的看法,实验内容是尝试让实验者在平常的状态下,猜测自己在兴奋状态下时对一些有关“性”问题的观点和行为会是如何。之后过几天缓冲期后,再令实验者在真实的兴奋状态下对同样的问题做出回答。
    结果表明人们在普通状态下和在兴奋状态下的观点或行为是不同的,而可能使事情更糟糕的是,我们却认为自己会在兴奋状态下会作出和平时一样的理性选择。
    这说明当我们盛怒、饥饿、惊恐、妒忌、性兴奋、失落 或是 醉酒 的时候,我们的观点、行为有可能会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样足够理性。
    当肾上腺素或荷尔蒙喷涌上来而把”超我“挤出大脑的时候,我们甚至会对道德视而不见。

    在不同情感状态下,保持我们行为的理性,这同样是成熟的表现吧。这个好像和自律的概念稍稍有些不重合的地带。

    写到这里,我突然发现 这个是否可以称之为”稳重“?
    有些时候,发生某种情况使自己发生的改变是人类本性。控制情绪是一回事,在不同情绪下控制自己的思考和行为是另外一回事。

    明确人们可能共有的和自己特有的弱点,然后在今后的行为中刻意避免,这也应该是成熟所体现出来的一方面。更何况“自己能控制自己的行为”这个能力*听上去*是那么的基础,那么的像是一个最低标准。

    ps:新闻以及 身边 发生的事情,已经有足够的在 愤怒、醉酒 等各种所谓冲动的理由下进行的伤害事例了。有些伤害是心理上的,有些伤害是不可逆的。数量足够多,程度足够深。这里不是给那些因为自己的愚蠢、不足够考虑、毫无责任感导致自己受到伤害,或者接触他的人受到无辜的伤害的行为找理由。再愤怒,再冲动,产生的想法也是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别人强加上去的,有些人之所以敢作出这种行为,居然是拿当前状态做借口,觉得自己在这种情况下 作出出格的事情就是有理由,情理之中的。这种想法是对human nature的侮辱。

    (书是丹·艾瑞里写的《Predictably Irrational》,中文版叫怪诞行为学,我不知出于什么目的书名被翻译成了这个,我先说了原版的名字,因为我觉得它更有助于理解这本书关注的内容。这个作者小时候被镁光灯烧伤70%的面积,导致其在很长时间里传防护服生活。与众不同的遭遇会给人以不同的角度看待生活的机会,所以尽可能的多经历一些吧。)

  • 关于爱情

  • 维基百科上说“传统心理学的观点认为爱是由友爱与热爱组成。热爱是强烈的渴望,通常陪随着生理激起(呼吸急促、心跳加速,如堕入爱河)。友爱是由紧密的行为而引起的爱慕与感觉,但不陪随着生理激起(如君子之交)。”
    话说看到生理激起的时候,我想到的东西没有被列举在他后面的括号里。
    上面貌似没有提及亲情之间的爱,比如母爱父爱。

    最近听某个透明衣同事的介绍,看了《少有人走的路》这本书, 还没看完,是一个心理医生写的,一直充斥着“心智成熟”这个词,所以我想它的主要内容就是谈论成熟吧。
    它的第二部分就是关于“爱”的讨论。作者给出了他自己深知“不可能完美无缺”的对爱(不限于爱情)的定义:爱是为了促进自我和他人心智成熟,而具有的一种自我完善的意愿。
    他强调了:在爱的定义中,我用“意愿”这一字眼,是想强调它在情感领域中的地位,远超过一般的生理或心理“欲望”。“欲望”未必能够转化为行动,而“意愿”则可能成为导致实际行动的强烈欲望。

    这个定义诈听起来可能令人疑惑。

    以下的不一定是作者的意思,是我基于他写出的文字作出的理解:

    坠入情网的时候并不叫爱,那只是因为爱慕而导致的希望与对方相互模糊“自我界限”的意愿,是“自我界限”的暂时崩溃。希望自己的“自我”和对方合而为一。但是当两个人在一起一段时间后,激情褪去,当现实不断冲刷着两个人的时候,可能这两个有独立意识的个体在一些看法行为上并不能如愿的一致,这时矛盾开始显现出来,这时候就是面对如何继续后续部分的问题了。

    “坠入情网不是出于主观意愿,不是有计划、有意识的选择”。有些情况需要人类理性、原则的约束,比如医患之间。
    ”情侣只有脱离情网,才能真正相爱“,当激情期过后,一些矛盾显现出来,他们需要面对现实、共同解决、相互帮助自我完善以达到真正的相知相爱。
    这好像是一个具有两个驼峰的曲线,第一个是由最初的相互吸引的感觉引起的,第二个是由长时间相互自我完善、相互融入而达成的,作者称之为真爱。

    我想作者所说的“坠入情网的时候并不叫爱”,这里的爱指的是爱情应该进行的整个过程,不仅仅是人们热恋期时的那种感觉。
    我们平时所说的“我爱你”,是书中的所说的“坠入情网”的阶段,按照人们约定俗成的表达可能是“爱的感觉”。
    所以我的理解是:人们常说的爱的感觉,是一种强烈的意愿,想和对方在一起,进行更深入爱情活动的意愿 (共同生活、进步、相互促进自我完善)。狂热期过后,我们需要更用心的去经营和继续这种深入的爱情活动。

    这样再回过头来看看当初作者给出的对爱的定义:”爱是为了促进自我和他人心智成熟,而具有的一种自我完善的意愿”,可能就稍微不那么困惑了吧。

    我的理解到此叙述完毕。
    我不知道soulmate是否就是这个定义呢。

    而对于我,我想这是一个可以向她讲述我的人生哲学的人,可以一同去讨论它,交流它,实践它。
    也许对于我来说仅此而已,没有其他目的、愿望或意义。

    语言真是伟大,使得人们交换想法成为可能,而文字的发明又使得这种交换不受时间限制,远程通信相关技术的发明使得这种交换不受空间限制。总的来说人类真伟大。

    显然就人们日常生活约定俗成的语言中,就爱情本身来说,反正就是产生了想和对方在一起的感觉和感情了。对于这点来说可能大部分人在大部分情况下都相当清楚。所以研究它具体是个啥也没有现实意义(对于大多数人来讲),也没有能力深究。

    同时伴随着这种感觉而来的还涉及追求、被拒绝、结婚、一起生活等等的行为。
    无论如何,我们在主观上通常不会仅仅因为某个人很好相处,就爱上对方。我们没有深入研究爱这种感觉本身,但是常识告诉我们需要先有爱的感觉,这才能称得上是爱。
    “爱”和“在一起生活、把对方当作配偶”之间没有任何特殊关联,但是人们通常希望配偶是自己爱的人,想找一个爱的人当配偶。这样做我想也的确会有益于今后的生活。

    但是生活中却时常出现一些做法违背了这个大众一般遵循的意愿。
    当追求的一方作出某些特别的行为的时候(比如追了n年、作出某种令人极其感动的事),这时有些人选择和对方在一起的理由就是“这样的人现在很难遇到了”。
    如果是因为对方作出了这些事令自己对对方有了新的认识,导致了产生了爱的感觉,我觉得这种选择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其他并不是“爱”的情绪(比如感动、怜悯之心、责任感等)是在任何时候下都不应该作为选择在一起的理由的。

    所以有些时候追了n年还不答应的,不一定就是好高骛远,或者铁石心肠,也可能是基于这方面考虑。是的,也许就是你所经历的答案。

    这时选择的人往往觉得自己作出了个艰难(特别是出于怜悯之心 或责任感的时候),但是正确的决定。如果在以后的生活中产生了真正的感情,那是再好不过了。但是并非每一对这样做的人都有这种结果。
    混淆其他情绪来替代爱来作出决定,往往会对今后生活埋下制造裂缝的种子。或者说是从一开始裂缝就是存在的,直到某一天某种因素导致彻底坍塌。与其相濡于陆地,不如相忘于江湖。
    所以我觉得“小女生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也是一个成熟的决定。

    关于“理性”和“情绪”,可能很容易就想到了争论,争论的时候,讨论问题本身往往需要的是理性,而双方的不一致时常又导致情绪化的发生。

  • 关于争论

  • 前两天偶然翻一本,好像是关于谈判的,忘了是啥书了,没注意看到一句话是说“谈判应该基于价值而不是立场”。
    和谈判不同,争论的目的可能是产生出一个好的方案,也可能是从两个方案/想法中选出一个比较好、或者两个之中正确的。
    这意味着生活中的争论往往不想谈判那样涉及利益,更多的是人们对价值的探讨,自己认可的价值决定了立场。
    即便我们到了最后,谁都不认可对方的言论,那也可以以“agree to disagree”来作为结论。争论是为了一个分享的过程,其目标是一个更具价值的结论,这意味着讨论的结果可以看作是非零和的,而谈判在一些情况下可以看作是一定程度上的零和的。

    但是生活中很多争论到了最后所讨论的根本不是原来的问题本身,因为争辩,情绪就容易和判断所需要的理性纠缠在一起。到最后目的由解决问题变成了单纯的为了自己的立场辩护。这时就变成了谁胜谁负的零和游戏了,发展到这种地步时,争论已经没有继续的意义了,
    两个单纯为争论结果而辩护的人,不去考虑问题本身,这样的争论是无法休止的。

    有些人在争论后期会把“让对方没话可说”或者”偷换概念来达到自己有理由来继续争辩“作为目的。
    或者有人争论了半天,来了一句:对啊,我也没说你这个是错的啊。
    有些人会绕了一圈然后说:“恩,你这个对,但是我刚说的xx也对啊!”
    这种结束方法真是win-win,但是唯一躲在角落里哭的可能就是当初争论产生的原因了。。。

    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我觉得可能是有些驴因为没入选十二生肖,气愤至极,于是到处乱踢人类的脑袋所导致的。

    争论过程中出现情绪是难免的,正如上面提到过的,而情绪可能导致我们的理性判断的偏差。

    在争论中保持理性的方法我觉得就是始终把精力和焦点放在最初讨论的问题上。
    讨论问题就是讨论问题,就事论事, 无关东西克制住不要说,包括转移话题等等。如果有旁观者的话,我觉得这种行为一眼就能看出来。如果对方引进其他问题了,那就是他的问题。 可以提醒他这是新的问题了,要不要这个问题和旧的问题一起讨论。
    始终不要忘记讨论的最初目的,这也是be reasonable的一种方式吧。

    当然,这里指技术或者其他有比较明确导向的争论,如果是连清官都难断的家务事之类,就不在此之列了,它们可能更需要追随着感性。

  • 关于过去

  • ........

  • 关于陌生人

  • 又关于陌生人了,今天又碰到个事,晚上去永和大王买吃的,准备打包带回家,我望着通常放一次性勺子的地方嘟囔“这里怎么没勺了”,旁边的大妈钻下柜台说我帮你找找这有没有了。一会把一把新勺子从包装里拿了出来,看了看说“这好像不是一次性的”,说完后快速向左右方看了看确认身边没有人,然后从中拿了一个勺子快速扔进我的袋子,笑着说“先拿着一个用吧”。不知这种行为有没有被研究过,我不是人类行为学家,但如果我是人类行为学家,我想给这起个名叫随机亲近感情,这种行为貌似不少见。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亲吾亲以及人之亲“。

    厦门brt爆炸新闻的一段文字:

    回忆起现场情景,该位亲历者仍感觉“惊魂未定”,她说,有几个受伤的大哥在帮忙疏散,被迫下车的很多好心人也一并帮忙。有高考的女生挂念说“明天还有最后一天”,而被烧伤的一个重伤女子说她“有一个大肚子朋友还没出来”,几位男士在这种场合还哭了。

    这段新闻感觉表现出来的东西很多。
    另外,不知帮忙的人都做了什么行为,但是说个不太相关的题外话,我觉得表彰见义勇为之类的事情,应该基于善意行为,而不是善意行为给自身带来的伤害。

  • 关于学计算机的

  • 据听说计算机科学是形式科学,相比于研究工具类型的学术,我更想向软件这种工程方向来向应用方面靠拢,这样更贴近于实现自己想法的能力。如果有机会的话,尽量向社会输出更直接的效用。

    更多地,最近流行一个说法,传统行业的来做互联网,要比互联网行业渗透传统行业靠谱。(原话忘了,靠谱这个词是临时想出来充数的);

    想一个东西的时候,发现一天当中碰到好多东西都能成为论据,然后在斯坦福的一个创业课程的笔记中,也有如下表述(老师是paypal联合创始人Peter Thiel,因为是笔记,所以这段话不知是老师讲的,还是学生自己感受,笔记连载在http://www.36kr.com/tag/CS183):
    “人文学科的孩子通常会对世界的“大象”有不少了解,但是对技术细节所知不多。而理工科则正好相反,他们知道具体细节,但不清楚这些技术是如何或为何融入到这个世界中的。最聪明的那批人则会将两类问题融合到一起,形成统一的认识。这门课程就是为了加速这一过程的进行。”

    奔三的人了,仍需努力啊。

  • 关于写日志

  • 写日志的目的之一 就让以后的自己回过头来看看当初的幼稚。苏格拉底说过,未经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人的成长就是在自我否定中进行的,我们需要在生活中敢于作出的总结,“不能怕错而不去做出相应思考、判断或者归纳”。

    最后,这里全部算是个人选择的价值观,意味着和你的不同意见之间的问题可能是好坏之分,但不是正确与否。
    感觉写这东西很累,因为需要把观点通过文字表现出来,而它们通常不是非0即1的,生怕表述不准确。

    这几天下雨,突然发现之前很整洁的大街,被雨冲刷漂洗过后变的脏兮兮的。

    最后的最后,如果你看到了这里,感谢你一路对我冗长并且拙劣的表达的容忍。

    CHANGELOG
    2013/07/23-1
    2013/07/23-2
    2014/04/26

    标签: 下雨天怎么办

    仅有一条评论 »

    1. 噢

      看完了 不客气

    添加新评论 »